<address id="7r9vz"><nobr id="7r9vz"><meter id="7r9vz"></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7r9vz"></address>

    <form id="7r9vz"></form><form id="7r9vz"><form id="7r9vz"><nobr id="7r9vz"></nobr></form></form>
    <form id="7r9vz"><form id="7r9vz"></form></form>

    <address id="7r9vz"><nobr id="7r9vz"><nobr id="7r9vz"></nobr></nobr></address>

      <form id="7r9vz"></form>
      購買報告 年度報告
      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龐迪我與中國

      早期西方傳教士在我國南北游歷、周旋官商場的歷史,寫作細膩翔實,見證中西文化交流上的細節。

      作者:張鎧 著
      出版社:大象出版社出版時間:2009-05-01
      開本: 16 頁數: 416頁
      讀者評分:5分5條評論
      本類榜單:哲學/宗教銷量榜
      ¥12.8(4.0折)
      中 圖 價:¥15.0(4.7折)定價  ¥32.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本書正在團購: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區,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龐迪我與中國 版權信息

      • ISBN:9787534753404
      • 條形碼:9787534753404 ; 978-7-5347-5340-4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第1版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龐迪我與中國 本書特色

      《龐迪我與中國:耶穌會“適應”策略研究》文明的多樣性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基本取向。不同文明的相互交流推動了人類的相互交流和共同進步。中西兩國的文化交流從來沒有未中斷,近年來更趨活躍,形勢不斷豐富。雙方舉辦了一系列重要的文化活動。不久以前,互辦中國文化周和西班牙年,分別向兩國人民展示了精彩紛呈的傳統和現代文化。中西兩國在教育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也在廣泛進行,在中國學習的西班牙學生有近千名,中國有16所大學開設西班牙語教學。2005年兩國還舉辦了中西大學校長論壇。2006年塞萬提斯學院在北京開設分院,成為促進中國和西班牙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這些都進一步加深了兩國人民的了解和友誼,希望兩國的文化工作者,特別是青年學生攜手努力,不斷密切兩國文化交流,為中西友好世代相傳做出新的貢獻。

      龐迪我與中國 內容簡介

      《龐迪我與中國》講述了:文明的多樣性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基本取向。不同文明的相互交流推動了人類的相互交流和共同進步。中西兩國的文化交流從來沒有未中斷,近年來更趨活躍,形勢不斷豐富。雙方舉辦了一系列重要的文化活動。不久以前,互辦中國文化周和西班牙年,分別向兩國人民展示了精彩紛呈的傳統和現代文化。中西兩國在教育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也在廣泛進行,在中國學習的西班牙學生有近千名,中國有16所大學開設西班牙語教學。2005年兩國還舉辦了中西大學校長論壇。2006年塞萬提斯學院在北京開設分院,成為促進中國和西班牙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這些都進一步加深了兩國人民的了解和友誼,希望兩國的文化工作者,特別是青年學生攜手努力,不斷密切兩國文化交流,為中西友好世代相傳做出新的貢獻。

      龐迪我與中國龐迪我與中國 前言

      前言
      塞萬提斯在《唐吉訶德》第二部中曾談到,中國的大皇帝是如何希望在北京建立一所“西班牙學院”。而他的這種遠見卓識,如今已經成為現實,這所“西班牙學院”即是2006年7月成立的北京塞萬提斯學院。
      從這個美麗但并不孤立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出,中國通過其文化、哲學和文學所表現出來的魅力,已經深深地感染了西班牙的作家們,使他們關注并進而研究中國。歷史上,從16世紀中葉直至18世紀以前的大約150年間,西班牙在整個西方的漢學研究中曾起到重要的先驅作用,并使西班牙成為那一時代歐洲主要的漢學研究中心之一。但由于歷史的原因,西班牙上述研究漢學的傳統沒能發揚光大,以至于在其后的200年間西班牙的漢學研究一直處于停滯的狀態。象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先驅者龐迪我(Diego de Pantoja,1571—1618)竟為歷史的塵埃所湮沒,直至張鎧教授寫出《龐迪我與中國》一書以后,人們才開始對龐迪我的生平和業績重新做出評價。在漢語的教學上,也停步不前。我記得,當我在上個世紀70年代末在西班牙開始學習中文時,大家認為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很遙遠的、甚至是瘋狂的事情。在80年代初期,也只有兩所官方語言學校在教授中文。
      現在終于到了“回到”中國的時代。所謂回到中國,我的意思是,有許多共同的紐帶將我們與中國連結在一起,其中包括我們使用著地球上廣泛使用的兩種語言,而且兩國學習對方語言的熱潮正濃:
      在中國,與西班牙及西班牙語美洲關系的發展,催生了中國對西語人才的需求。近五年中國教授西語的大學從25所增至近50所。
      在西班牙,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已經成立了4所孔子學院,并且在不久的將來在馬德里將會設立中國文化中心。
      西班牙21世紀對外政策的目標之一就是擴大在亞洲這一區域的影響。為促進中西兩國間的了解,這才在北京建立了塞萬提斯學院,并于2007年舉辦了中國西班牙年。
      在此,我想感謝中國政府對塞萬提斯學院的支持與認可在*近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溫家寶總理訪問了塞萬提斯學院在馬德里的總部,并發表了重要的演說。
      我還想強調一下,我們進入中國是希望成為連續兩大洲的文化交流的橋梁,為增進雙方的了解而貢獻力量,并使兩國人民都從中受益。
      今年恰逢西班牙內戰70周年紀念,我們舉辦了關于西班牙內戰期間國際縱隊中國支隊英雄事跡的研討會。我們還將舉行關于被保護的藝術品的共同經驗。由中國著名戲劇導演改編的《唐吉可德》也即將演出。
      今年也是西班牙著名耶穌會士、東西方文化交流先驅者龐迪我踏上中國內陸的410周年。大象出版社將把《龐迪我與中國》一書再版。對此我非常高興。希望今后我們能為加強中西兩國的文化交流做出更大的貢獻。
      易瑪孔薩雷斯布依
      北京塞萬提斯學院院長

      一、西班牙的“反宗教改革運動”與耶穌會的建立
      關于基督教傳入西班牙的年代,至今尚無確切定論。這一方面是因為在基督教初興的兩三個世紀,它一般處于秘密或半秘密的狀態,所以缺少相關資料來說明基督教早期在西班牙活動的概況。另一方面,*初的基督教信徒大多數是下層社會的蕓蕓眾生,他們文化程度低,因而有關基督教運動的記載非常有限。根據一些歷史傳說來分析,基督教傳入西班牙大約在耶穌蒙難后的幾十年間?;浇虃魅胛靼嘌赖穆肪€,首先是海路,經西班牙瀕臨地中海的的諸海港,逐漸向內地擴展。其次是在羅馬人征服西班牙的過程中,沿著羅馬人開辟的“大道”,基督教作為一種新的思潮,隨著商隊傳向西班牙的內地。至3世紀末或4世紀初,西班牙相當部分地區都有了基督教社團并留下了一宗教建筑物遺跡。4世紀留存下來的文獻表明,基督教在西班牙已顯示出越來越強的生命力。
      在蠻族向“羅馬世界”大舉入侵的年代,自409年起,作為蠻族人的一支,西哥德人開始向西班牙入侵。在其后的兩個世紀中,西哥德人以托萊多為中心建立了他們比較松散的統治體制。在西哥德人與西班牙原土著居民的融合過程中,西哥德人也接受了基督教信仰,所以西哥德人的入侵并沒有造成兩班牙基督教化的中斷。
      至711年,業已建立地跨亞、歐、非三大洲伊斯蘭帝國的阿拉伯人,越過直布羅陀海峽入侵西班牙。不久,除毗鄰法國的一小塊西班牙國土外,幾乎整個伊比利皿半島都被阿拉伯人占領。由于阿拉伯人在他們的占領地區強制推行伊斯蘭化,因而引起信仰基督教的西班牙人的反抗。為了收復失地,西班牙人和入侵的阿拉伯人進行了長達7個世紀的艱苦斗爭。在這一過程中,民族斗爭上升到圣戰的高度,即“十字架”與“新月”之戰。由此,基督教在西班牙人的精神領域取得至高無上的統治地位。但要把十字架插遍阿拉伯人占領的地域就要有王權的支持和騎士的寶劍來開路。也就是說,要想在西班牙建立基督教的精神王國,那么必須以世俗的帝國為基礎。于是在收復失地的過程中,西班牙形成了基督教僧侶、國王以及貴族騎士三位一體的神權、王權以及宗法特權相結合的政治結構。
      1492年,西班牙人民終于將阿拉伯人驅逐出伊比利亞半島,完成了收復失地的斗爭。被尊稱為“天主教國王”的西班牙君主伊莎貝爾女王和費爾南德國王立即感覺到,如果沒有新的征服目標,那么充滿宗教狂熱的教會勢力以及富于冒險精神、掠奪成性的騎士集團將對王權構成巨大的威脅,同時也將成為西班牙國內動亂的重大因素。把“禍水”引向東方,遂成為西班牙王室的重要國策。即,再度燃起西班牙人的宗教狂熱,組織新的“十字軍”遠征東方,從信仰伊斯蘭教的奧斯曼曼帝國手中,奪回基督教的“圣地”耶路撒冷,進而攻占君士坦丁堡,重新打開通往東方的商路。如果能實現這一目標,不僅使西班牙國王成為全世界的君主,而且東方的財富也會源源不絕地流進西班牙。西班牙王室所以支持哥倫布遠航而且將西班牙國王致中國“可汗”的國書交于哥倫布,其目的就在于打通駛向中國的航路,通過與中國等東方國家的貿易,為組織新的“十字軍”籌集軍費。
      1492年哥倫布的遠航意外地到達美洲。
      在阿班牙征服美洲的過程中,十字架與寶劍相輔相成,而且始終把征服事業置于王權名義之下。教會勢力深知,意欲建立一個篤信基督教的精神王國必須以世俗王國為依托,任何一個傳教士不僅應信奉上帝,同時也應效忠于西班牙國王。他們的歷史使命就在于,“除向沒有受到福音之光感召的人們傳播上帝的崇高與光榮之外,也在于尋求西班牙的威嚴和強大。上帝也在利用西班牙的威嚴和強大來實現其偉大的事業”①。這種把精神王國與世俗王國相結合的理想,就是建立“世界天主教王國”,這也就是所謂的“西班牙主義”。對每個西班牙傳教士來說,他們都應深沉而自覺地為實現這一目標而奮斗。
      由于地理大發現以后的幾十年間,西班牙在歐美大陸已建立起一個龐大的“日不落”帝國,因而西班牙王權享有崇高的威信而教會則擁有空前的感召力。所以在龐迪我出生的時代,很多西班牙青年熱切渴望獻身于宗教事業,以便為建立“世界天主教王國”奮斗終生。
      然而龐迪我出生的年代既是西班牙王國享有鼎盛榮譽的歷史時期,同時也是西班牙迅速走向衰落的轉折時期。從西班牙國內來看,征服美洲所掠獲的貴金屬運回西班牙以后,引發了“價格革命”,在物價高漲和商品嚴重匱乏的情況下,西班牙經濟陷入一場空前的危機之中。在國外,尤其在歐洲,西班牙面臨著宗教改革和民族主義崛起的重大挑戰。特別是席卷歐洲的宗教改革運動使西班牙天主教教高尚而積極奮進的生活,公民應視自己為上帝的工具,自覺地去完成上帝賦予的使命。在教會組織中,教民推選他們自己的長老和教士,從而排斥了傳統的天主教那套從屬羅馬教皇的主教統轄體制,表現出強烈的民族自主、自決的傾向。在英國,經歷了新教革命,宣布英國的國教獨立于羅馬教廷,它只服從于英國國王的權威。顯然,宗教改革運動激發了民族主義情緒。
      面對著如火如荼的宗教改革運動,天主教自身的改革已經刻不容緩。事實上,為了與宗教改革運動相對抗,由羅馬教皇發起的自上而下的改革運動很快掀起了高潮。1545年至1563年間在奧地利的特蘭多城連續召開了幾次大規模的宗教會議,從理論到實踐上,對天主教的改革做出了許多具有方向性的決議。針對新教改革運動對天主教教義的批評,特蘭多會議重申,為了使靈魂得救,善行與信仰被賦予同等的重要性,而“圣事”被視作取得上帝恩典不可逾越的途徑。教皇至高無上的權威重新得到確認,教會將依照君主政體的形式改建。為了消除天主教會內部滋長出來的弊端和保持維護教會的純潔性,特蘭多會議規定禁止教士出售贖罪符,這正是遭到社會普遍非議的弊端。此外還規定,主教和一般教士只能擔當一項圣職,以避免因兼職而獲取多項收入,而且擔任教職的只能是那些節儉廉潔的教士,腐敗變質的教士將從教會中開除出去。為了完善教會的自身建設,一方面開始清理和整頓教廷的財產和財務;另一方而為提高傳教士的素質,規定每個主教管轄區均須設置一所神學院。天主教的上述改革運動主要是針對宗教改革運動的。因此,天主教的改革運動又常常被稱作“反宗教改革運動”。
      在反宗教改革運動中,以及在特蘭多會議上,剛剛走上歷史舞臺的耶穌會起到了重要作用。耶穌會是由西班牙人伊格納西奧德羅耀拉于1534年創立的。羅耀拉是巴斯克人,小貴族出身。14歲時父母雙亡,未成年已接受教會的剪發禮,在卡斯蒂亞的一座教堂里任司庫的侍從。后參加軍隊,想謀求個人的榮耀。在西班牙與法國爭雄歐洲的戰爭中,羅耀拉投身潘普洛納戰役,其間一腿受傷致殘。雀養病期間,由于他閱讀了《耶穌傳》和《圣徒列傳》,并從中有所感悟,于是他下定決心要為上帝的榮耀而奮斗終生。1522年他決定以殘疾之身前往耶路撒冷朝圣以堅定自己的信念,但在他的必經之途巴塞羅那正值鼠疫肆狂,無法成行。于是1523年他到阿爾法大學攻讀哲學和神學。為了豐富自己的學識,1528年他又來到了法國,在巴黎大學深造,繼續學習哲學和神學。在此期間他*終完成了《神操》藝術的寫作,內中詳細陳述了他的思想和學說。為了實現他宏偉的理想,羅耀拉遂于1534年創立了耶穌會。這是一個充滿戰斗激情和富于活力的宗教組織,其鋒芒直接指向路德發起的宗教改革運動。
      我們前已述及,在西班牙從阿拉伯人手中收復失地的斗爭中,教會贏得了至高無上的威望。在征服美洲的過程中,教會又起到了核心作用。所以很多年輕人都渴望榮譽,懷著為建立“世界天主教王國”而獻身的熱情投身于各宗教團體之中。因此,西班牙天主教會人數不斷膨脹。特別是從收復失地到征服美洲的整個過程中,由于王室的特許以及貴族的捐贈和教會自身的經濟活動,致使教會擁有龐大的資產。每年教會的歲入幾乎相當于西班牙國家歲入的一半。在西班牙經濟危機的沖擊下,大量西班牙貧苦民眾紛紛破產。為了生計,他們往往涌入教會之中,以尋求庇護。當然也有數量眾多的游手好閑之輩為了寄生生活而擠入教門。所以西班牙各宗教團體已經人滿為患。16世紀西班牙人口為823.5萬人,而教會的各類神職人員達16.93萬人,占總人口的2%。高級神職人員生活腐化墮落,已為千夫所指;低級神職人員素質低下,在特蘭多會議前,西班牙沒有一座修道院對神職人員進行系統的教育。因此一半修士幾乎都極端愚昧無知。高級神職人員與下層修道士之間又存在著嚴重的對抗,所以西班牙天主教會處于一種軟弱、渙散的狀態。
      當路德宗教改革運動在北歐和西歐蓬勃發展的時候,西班牙也受到巨大的沖擊。一方面,宗教改革之風也吹進了西班牙,在巴利阿多里德,信仰路德宗教改革理想的激進分子率先建立起來核心組織。
      其后,在巴倫西亞、洛格羅尼奧、巴塞羅那、穆爾西亞、托萊多、薩拉戈薩以及加的斯等地都有路德的追隨者在活動。雖然西班牙的異端裁判所不斷以“異端分子”的罪名對信奉新教的人士進行鎮壓,但隨著宗教改革運動在歐洲風起云涌,在西班牙想憑借鎮壓手段扼殺新教運動,已越來越困難。所以宗教改革運動對西班牙沖擊的直接結果之一就是誘發了西班牙天主教的改革。在西班牙天主教會中,一些明智的宗教領袖已開始認識到除非西班牙天主教進行重大的改革,鏟除弊端,否則它就不會重新贏得千百萬民眾的信任,它也不會具有與宗教改革運動相抗衡的力量。如果西班牙天主教會不能振興,西班牙人民就會失去精神支柱,從而會引發更加嚴重的社會動亂。在經濟危機與社會動亂雙重打擊下,西班牙這個“日不落”帝國將迅速衰落:在美洲,它無力控制美洲殖民地業已抬頭的分立主義勢力,美洲殖民帝國將分崩離析。在歐洲,當宗教改革運動激起民族主義。情緒之時,如果西班牙失去了往昔的國力,那么它在歐洲的屬地將紛紛尋求獨立而在與信奉新教的國家的沖突中,西班牙將一步步失去自己稱雄的領域。這樣,實現“世界天主教王國”的理想將永遠破滅。正是出于這種深沉的危機感,西班牙宗教界的部分上層人士才一方面推行教會的內部改革,另一方面又積極與羅馬教廷合作,并在特蘭多會議上發揮了主導作用。特蘭多會議是分三個階段召開的,前后歷時18年。西班牙天主教教會先后共派出163名高層宗教人士參與其會,在整個會議期間起核心作用,①并以特蘭多會議為契機,展開了反宗教改革運動。
      歐洲宗教改革運動與反宗教改革運動的激烈沖突使羅耀拉深刻認識到反宗教改革運動所具有的國際性質。所以他決心創建一個跨 國的宗教團體。1534年羅耀拉于圣母升天節那天,在巴黎的蒙塞拉 特本篤會隱修院與他的追隨者沙勿略、勒費弗爾、拉伊奈茲、薩爾邁 隆、包瓦迪亞以及羅德里格斯等人共同創建了耶穌會。由于耶穌會 的宗旨和教規完全適合于天主教改革的需要,1540年獲教皇保羅三世的正式認可,耶穌會也表示將無條件地服從羅馬教皇的權威。而羅耀拉作為耶穌會的**任會長,把他個人的人格特點和意志力都注入到耶穌會的組織建設當中,“虔誠與外交手腕的混合,苦行與世俗交往思想的混合,神秘主義與冷靜盤算的混合,這就是羅耀拉的性格,這就是耶穌會的標志”。①
      羅耀拉創建耶穌會時,強調耶穌會士要像戰士一樣以無畏的精神將自己奉獻給上帝,所以耶穌會在西班牙文中用的特定術語是“La Compania de Jesus”,即“耶穌連隊”,其中companla在西班牙語中意指在一位“官長”( caudillo)統領下的“連隊”。羅耀拉曾親自向教皇保證,他的“連隊”隨時隨地可以投入戰斗,以支持莊嚴的天主教體制和秩序。
      為了保證“連隊”的戰斗力,耶穌會強調下級對上級要“絕對服從”,這是一條帶根本性的紀律。這也是耶穌會從多明我會日趨衰落中汲取的教訓?!坝卸嗌賯€多明我會士,就有多少種見解”這被耶穌會認為是導致多明我會力量減弱的*重要原因。在耶穌會創建的年代,可以說耶穌會是當時組織上*集中、紀律*嚴明的一個宗教團體。耶穌會會長由選舉產生并任職終生。耶穌會總部設在羅馬。耶穌會會長通過自己的特殊網絡對各級的下屬人員儆出任命。耶穌會由于有上述體制的保障,所以它很快便發展成一個卓有實效的有機體。

      龐迪我與中國 目錄

      前言 北京塞萬提斯學院院長易瑪·孔薩雷斯·布依

      **章 龐迪我的東方之夢
       一、西班牙的“反宗教改革運動”與耶穌會的建立
       二、龐迪我的東方之夢
       三、1597年龐迪我到達澳門:兼論東方傳教運動中的民族問題
      第二章 從南京到北京
       一、南京:龐迪我與利瑪竇相會
       二、循運河北上
       三、逃出馬堂的魔掌
      第三章 “覲見”萬歷皇帝
       一、京城獻寶
       二、“覲見”萬歷皇帝
       三、揭開紫禁城的面紗
      第四章 耶穌會“適應”策略的形成與發展
       一、“適應”策略:對西方傳教士在美洲大陸推行軍事傳教路線的經驗總結和反思
       二、沙勿略與耶穌會“適應”策略的形成與發展
      第五章 龐迪我與中國
       一、龐迪我的中國觀
       二、龐迪我:融人中國社會的“西儒”
       三、與龐迪我交往的中國士大夫:兼論晚明中國社會的特點
      第六章 龐迪我與利瑪竇:再論東方傳教運動中的民族問題
      第七章 龐迪我與龍華民:利瑪竇繼承人的艱難選擇
      第八章 龐迪我的在華宣教活動
       一、龐迪我在北方的傳教活動
       二、震驚世界之舉:龐迪我為利瑪竇申請墓地獲得成功
      第九章 從“適應”策略到“禮儀之爭”
      第十章 龐迪我與“適應”策略的實施
       一、從《七克》到《天主實義續篇》:龐迪我為推行“適應”策略做出的新努力(上)
       二、龐迪我積極參與中國的科學實踐活動:龐迪我為推行“適應”策略做出的新努力(下)
      第十一章 龐迪我與“南京教案”
       一、“南京教案”的起因
       二、“南京教案”始末:兼論龐迪我所著《具揭》
      第十二章 龐迪我:中國與西方文化交流的先驅
       一、打開加強東西方兩個世界相互了解的窗口
       二、龐迪我在介紹西方科學知識方面的貢獻
       三、龐迪我在促進中國與西方文學、哲學和語言學雙向交流方面的中介作用
       四、對龐迪我在華參加科學實踐活動的歷史評價
      后記
      附錄
       一、龐迪我年表
       二、主要外國人名譯名表
       三、參考書目
      展開全部

      龐迪我與中國 節選

      《龐迪我與中國》講述了:文明的多樣性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基本取向。不同文明的相互交流推動了人類的相互交流和共同進步。中西兩國的文化交流從來沒有未中斷,近年來更趨活躍,形勢不斷豐富。雙方舉辦了一系列重要的文化活動。不久以前,互辦中國文化周和西班牙年,分別向兩國人民展示了精彩紛呈的傳統和現代文化。中西兩國在教育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也在廣泛進行,在中國學習的西班牙學生有近千名,中國有16所大學開設西班牙語教學。2005年兩國還舉辦了中西大學校長論壇。2006年塞萬提斯學院在北京開設分院,成為促進中國和西班牙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這些都進一步加深了兩國人民的了解和友誼,希望兩國的文化工作者,特別是青年學生攜手努力,不斷密切兩國文化交流,為中西友好世代相傳做出新的貢獻。

      龐迪我與中國 作者簡介

      張鎧,1938年4月生,遼寧沈陽人,研究員。主要學術專長是中外關系史。1956年9月至1957年7月在北京俄語學院學習,1957年9月至1959年7月在天津師范大學學習。1979年7月至今,先后在本院世界歷史研究所、歷史研究所工作。中國太平洋學會理事、副秘書長,中外關系史學會理事、副秘書長,中國海外交通研究會理事。

        主要代表作有:《“西方中心論”到“中國中心觀”——當代美國中國史研究的發展趨勢》(論文)、《龐迪我與中國——耶穌會“適應”策略研究》(專著)等。

      商品評論(5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甘肃快3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