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7r9vz"><nobr id="7r9vz"><meter id="7r9vz"></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7r9vz"></address>

    <form id="7r9vz"></form><form id="7r9vz"><form id="7r9vz"><nobr id="7r9vz"></nobr></form></form>
    <form id="7r9vz"><form id="7r9vz"></form></form>

    <address id="7r9vz"><nobr id="7r9vz"><nobr id="7r9vz"></nobr></nobr></address>

      <form id="7r9vz"></form>
      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作者:喜仁龍
      出版社: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2017-01-01
      開本: 32開 頁數: 533
      讀者評分:4.9分24條評論
      本類榜單:歷史銷量榜
      ¥80.4(4.1折)
      中 圖 價:¥94.6(4.8折)定價  ¥19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本書正在團購: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區,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版權信息

      • ISBN:9787218112985
      • 條形碼:9787218112985 ; 978-7-218-11298-5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本書特色

      1921年,喜仁龍得到民國總統特許,考察了民國政府駐地中南海、北京的城墻與城門,并在溥儀的陪同下,進入故宮實地勘察和攝影。本書正是這次考察的精華集錦。
      全書分為上下兩冊。上冊原名《中國北京皇城寫真全圖》,首版于1926年。收錄了14幅建筑繪圖,300余張照片。全面展現了紫禁城的城門、角樓、殿宇等建筑的結構與裝飾特點,如實記錄下了中南海、北海、圓明園等皇家園林的原貌。
      下冊原名《北京的城墻和城門》,首版于1924年。收錄了十余萬字工程勘察記錄,50余幅測繪圖,詳細考證了北京城墻和城門的建筑構造和歷史變遷,并附有130余幅極具藝術性和視覺震撼力的照片。這是現存記錄老北京城墻和城門*翔實可靠的文獻,更是后世學者無法超越的*之作。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內容簡介

      1、西方中國藝術史研究*代領軍人物,首位在溥儀陪同下, 進入故宮拍攝的歐洲漢學家,記錄老北京尤其是園林等皇家建筑的經典之作 。
      2、500張罕見老北京建筑照片+20余萬字實地勘察記錄。
      3、北京城市研究至今無人超越的蓋棺之作。
      本書具有:
      肯定性:本書是20世紀西方極為重要的、享譽中外的中國美術史專家喜仁龍老北京研究的代表作。
      稀缺性:1921年,喜仁龍得到民國總統特許,考察了民國政府駐地中南海、北京的城墻與城門等地,并在溥儀的陪同下,進入故宮實地勘察和攝影。如今,這些建筑大多消失或改建,這些照片和記錄成為了獨特見證。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前言

        回望老北京
        當下的北京是名副其實的國際大都市:喧囂、擁擠、行色匆匆;那個寧靜、優雅、文明,慢節奏的老北京卻漸行漸遠,人們甚至沒有機會,更沒有可能再回望那消逝在遠方的老北京背影。有機會閱讀約一百年前瑞典學者喜仁龍的這部《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讓不可能變成了可能,是一種美的享受,也讓人生出不少感慨。
        喜仁龍(Osvald Siren),瑞典著名美術史家,1879 年生于芬蘭,后畢業于赫爾辛基大學,一度任職瑞典斯德哥爾摩國家博物館,后為斯德哥爾摩大學美術史教授,對西洋近代美術史有精深研究,著述頗豐,享有世界聲譽。1916 年起,相繼在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及日本一些名校講學。1920 年起,數度來華訪問,并深深愛上了古老的東方藝術,由此開始對中國歷史文化的研究,著有《北京的城墻和城門》(The Walls and Gates of Peking,1924)、《中國雕刻》(Chinese Sculpture,1925)、《北京故宮》(The Imperial Palace of Peking,1926)、《中國繪畫史》(Histoire de art anciens,1929—1930 年)、《中國花園》(Gardens of China,1949)等。這些作品不僅向世界介紹了古老的中國藝術成就,而且對中國文明某些側面進行了開創性研究,尤其是其對北京城墻、城門、皇宮、園林的研究,至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記錄并留下了重要的歷史信息。
        喜仁龍對北京皇宮、城墻、城門的研究,得益于特殊的歷史機緣,除了本書前言提及的著名漢學家伯希和,以及后來大名鼎鼎的歷史學家周谷城,*主要的是喜仁龍得到了那時中國政府,尤其是仍居住在紫禁城里的宣統皇帝及其皇后的熱情幫助。中華民國內務部給予喜仁龍特許權力,專門委派民國大總統的一位特別助理協助他考察民國政府重要的辦公地中南海,并在溥儀夫婦陪同下考察紫禁城內許多建筑物。這些只有皇室成員才可能使用的寢宮,此前不曾有外人進入,更不要說外國人了。喜仁龍利用這個機會拍攝了大量照片,紫禁城、中南海、頤和園,甚至圓明園那些斷墻殘壁建筑物、皇家園林,過去不曾或者很少被人拍攝過,這是喜仁龍給中國文明留下的*重要的影像記錄。
        喜仁龍非常珍惜中方的熱情幫助,他利用當時*好的記錄手段,給古老的北京留下了數百幅重要歷史圖片,以及大量考訂文字。他的這部《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在國際學術界享有極高聲譽,北京城市史研究泰斗侯仁之先生談及喜仁龍的貢獻時說:“作者對于考察北京城墻與城門所付出的辛勤勞動,這在我們自己的專家中恐怕也是很少見的。而他自己從實地考察中所激發出來的一種真摯的感情,在字里行間也就充分地流露出來。他高度評價這組歷史紀念物,同時也為它的年久失修而傷心。在考察中,他的觀察細致、記載不厭其詳,這是十分可貴的?!?
        在喜仁龍筆下,老北京布局合理,環境優美,美不勝收,是世界都城建設中的典范;它融匯中西,又極具中國特色,讓觀察者一眼望去過目不忘,而又清楚地知道這是中國,是北京,而不是與世界其他首都雷同的一個大都市。
        然而,讓喜仁龍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在他考察、記錄這些世界瑰寶之后不過半個世紀,這些人間奇跡竟然消逝了。從大歷史視角看,這個歷史性損失,是多少發展都換不回來的。為什么會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在過去幾十年,國內外知識界有無數討論,但我們依然無法從這些爭論中找到一個合乎情理的解釋。
        從歷史的觀點看,不論北京的歷史上溯到哪里,但北京作為中國的政治中心其實主要還是到了 10 世紀之后北方游牧族群崛起。游牧族群南下,中原王朝阻斷,經過幾百年僵持、拉鋸,至蒙古人崛起,游牧族群政治重心不斷南移,北京的重要性開始顯現。至朱元璋那一代英雄起兵反元,中原王朝政治重心漸漸地也由南而北。一個全新的北京漸漸在金中都、元大都附近興建,至明代中晚期,后來世界聞名的北京大致成型。滿洲人入主中原,仍接續朱明王朝將政治中心留在了北京,皇宮、皇城、內城、外城,也大致延續明朝架構予以增減、修補,并沒有在框架、風格上做很大調整,清朝人很謹慎地守護著這筆已有幾百年歷史的文化遺產。
        清中期,西方因素進入中國,中國也沒有如后世所想像的那樣拒斥西方。伴隨著中國經濟在 18 世紀的增長,清帝國利用經濟增長在北京修筑了新的皇家園林圓明園。圓明園我們今天已經看不到實物了,但從各種歷史文獻中可以體會,這是一個真正容納中西文明因素的嘗試。因為是嘗試,這個巨型建筑群并沒有貿然在已成型的北京城里施工,而是謹慎地在老北京外面很遠的地方選址。這一點對后來尤其是 20 世紀中晚期、21 世紀初期北京幾次發展機遇應該具有啟發意義,但不知為何,后來的歷史學家并沒有人對此進行相關研究,沒有建議決策層在推動發展時,注意新舊區隔,注意新舊建筑風格的協調,不僅要發展新的,也要注意保護老的。
        到了清代晚期,隨著外國因素在北部中國風靡,天津已經成為北方*洋氣的現代城市,其西化程度在很長時期內一點都不比南方的廣州、上海,甚至香港弱。但是我們仍然應該注意到,盡管歐風美雨已經吹到了渤海灣、大沽口,晚清政府并沒有貪婪地將這些因素引進京城。晚清、民國早期,相當一部分達官貴人將天津視為*具生活情趣的現代城市、北京的后花園,他們可以風塵仆仆往返于京津之間,但絕不讓一個古老的北京因歐風美雨弄得不倫不類。這一點,不僅清朝統治者堅持下來了,即便是后來的中華民國,繼續將北京作為政治中心,大致依然堅持了這個原則,讓北京的輪廓、風格大致不變。我們看北洋時代北京城里增加的新建筑,他們一方面不敢破壞北京城區的基本結構,另一方面不敢在建筑樣式、風格上喧賓奪主,更不敢以發展的理由,毀掉幾百年的有形建筑。
        北洋時代結束,國民政府建都南京,北京變成了北平,這對北京來說是歷史發展的低谷。但從城市風格、文明傳承角度而言,低谷時期的北平,建設少,破壞也少,1928—1937 年十年間,北京留下的值得注意的建筑寥寥無幾。
        1937 年之后,北京成為淪陷區。日本人曾一度規劃北京,雖然我們今天反對日本人對中國的野心,但我們如果仔細研究日本人那時提供的北京發展方略,也必須承認日本人的嚴謹,不茍且。他們不是在北京已有框架里加減,而是像清代中期接納西方時那樣,大手筆在老北京之外開建一個新北京,注意新舊協調,注意生活方便。
        從這個大思路回望 20 世紀 50 年代初期梁思成、陳占祥提出的“梁陳方案”,我們很容易理解其意圖就是既要維護傳統,又要開出新路。他們在西部城區開建新城的想法,與清中期修建圓明園,與日本人規劃新城區,具有相通的學理基礎。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讓政治領導人放棄“梁陳方案”,而選擇了蘇聯專家以天安門為中心重組新北京的方案呢?對于這個歷史性困擾,學術界這些年已有很多爭論。這些爭論說得都有些道理,但有限制與不足。我能提供的一點思考,就是當時各派都沒有弄清究竟應該怎樣給北京定位。新政府希望北京是一個集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教育中心、經濟中心為一體的新型首都,因而北京后來有超大型的鋼鐵廠、化工廠,有全國三分之一以上的優質教育資源,當然還有龐大的軍事指揮系統、政務系統。
        這個方案的局限性在于,決策者沒有充分考慮到區域分工的重要性,不知道明清以來中國政治中心究竟是怎樣與外部協調的。我們看到,明清時期,北京就是一個純粹的政治中心,是不事生產的消費都市。北京所需要的一切,差不多都是從外面調運,因而先有運河,后有海運,直至后來的鐵路。為什么那時的北京不主張建設一個“全能城市”,實現自我供養呢?這里面一定有其道理。再比如,在晚清對外開放的大格局下,天津迅速成為北方大港,超大型商業中心,北京為什么沒有與天津爭奪北方經濟中心的地位呢?其實,這里就有一個區域分工問題,有個效率優先原則。
        所謂區域分工,如果我們看晚清會發現大直隸與今天我們說的“京津冀一體化”是一個意思。直隸總督府并不是設在北京,先是設在保定,后因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負責相當一部分外交事務而移駐天津,依然不是移駐北京。晚清政治格局中有很多可以批判的地方,但我們必須承認那時的北京盡管不洋氣,但*有文化,舒適、寧靜、溫馨。北京不是大而全,也不是小而全,而是尊重分工,只是一個純粹的政治中心,只承擔著政治的單一功能。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今天的北京已經是世界上*大的幾個都市之一,也是世界上*不方便生活的幾個城市之一。北京未來發展的路還很長,北京怎樣汲取歷史上的經驗,不犯歷史上同樣的錯誤,還很值得研究。
        老北京已成為往事,溫馨的回憶,大約只能在書本中尋找,這是我愿意推薦喜仁龍這部《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的原因。這也是沈弘教授編譯“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系列*新的一種,借此向沈兄以及出版策劃趙省偉兄表示祝賀,感謝他們為讀者提供了一本極具內涵的好書。
        馬勇于 2016 年 8 月 15 日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目錄

      上冊
      001 回望老北京
      004 評喜仁龍所挽救的北京城市歷史記憶
      001 原序 一
      **卷 北京皇城寫真
      004 前言
      006 紫禁城
      018 三海宮殿
      028 夏宮
      第二卷 紫禁城
      040 天安門前大華表
      041 天安門外大石橋
      041 天安門外大石獅
      042 天安門外全景
      044 紫禁城西北大角樓
      044 紫禁城東南大角樓
      045 紫禁城西南大角樓
      046 神武門北護城河
      047 午門外中臺及左邊東臺
      047 午門外東臺
      048 午門北面前景
      048 從太和門看午門
      049 午門上中臺
      050 西華門西邊
      051 西華門東邊
      052 東華門東邊
      053 外朝東北樓閣
      054 協和門廊子
      055 協和門東邊
      055 協和門外朝(大概)
      056 金水河上的漢白玉橋
      057 外朝金水河
      058 太和門前銅獅子側像
      059 太和門前稟帖盒
      060 太和門前石印盒
      061 太和門基壇石欄擬寶珠
      062 太和門南面
      062 太和門與昭德門東角
      063 從太和門看全景
      064 太和門內過廳
      065 太和門內房檁及藻井
      065 太和殿前龍墀(大概)
      066 太和殿南面
      067 太和殿龍墀西南
      068 太和殿東北面龍墀
      069 中右門東面龍墀
      070 太和殿前中龍陛
      071 太和殿側面龍陛
      072 太和殿前嘉量
      073 太和殿前日晷
      074 太和殿前銅赑屃
      075 太和殿前銅鶴
      076 太和門前廊
      077 太和殿內大柱
      078 太和殿內廳
      079 太和殿墻上花彩
      080 太和殿中梁上方的檁上花彩
      081 太和殿內皇帝寶位
      082 太和門內皇帝寶座
      083 太和殿寶座及內大柱
      084 太和殿寶座上方的藻井
      084 太和殿西方中右門
      085 太和殿下龍陛
      086 太和殿后面龍陛
      087 太和殿雕花大門
      088 龍墀上之流水蛇
      089 龍墀東南中左門
      090 太和殿前面石階及右面體仁閣
      091 中和殿西北保和殿龍墀
      091 中和殿南面
      092 中和殿正門
      093 中和殿內室
      094 中右門北面
      095 外朝西北樓外面廊子
      096 保和殿西南面
      096 保和殿西面
      097 保和殿廊子
      098 保和殿房山及房崖
      099 保和殿前門
      100 保和殿側面皇城及金缸
      101 武英殿西面金水河
      102 武英殿西北博物館
      103 乾清宮南面
      104 乾清宮廊子
      105 乾清宮內部
      106 乾清宮內寶座
      106 乾清宮天花板及墻上的裝飾
      107 交泰殿東面
      108 樂壽堂
      109 養心門
      110 養心殿(皇后的寢宮)
      111 養心殿前門
      112 養心殿前廊側影
      113 光右門
      114 千秋亭
      115 絳云軒
      116 普明圓覺
      117 仙家洞
      118 御園內龍樹(槐樹)
      119 天一門
      119 欽安殿
      120 暢音閣
      121 雨華閣
      122 嘉社門
      122 延春閣
      123 養性齋
      124 從煤山上看紫禁城全景
      124 煤山西南景
      125 煤山西北景
      126 煤山前門
      127 煤山西面**亭
      127 煤山西面第二亭
      128 煤山東面**亭
      129 煤山北墻便門
      130 煤山北牌樓
      第三卷 三海宮殿
      132 南海(背景為瀛臺)
      132 南海瀛臺迎薰亭
      133 南海瀛臺翔鸞閣
      134 南海翔鸞閣前景
      134 南海瀛臺藻韻樓
      135 南海瀛臺香扆殿
      136 南海瀛臺春明樓
      137 南海瀛臺湛虛樓
      138 南海瀛臺迎薰亭
      139 南海瀛臺牣魚亭
      140 南海瀛臺垂虹亭
      141 南海瀛臺牣魚亭和岸上假山
      142 南海懷抱爽亭
      142 南海云繪樓
      143 南海賓竹室
      144 中海船塢
      145 中海延慶樓
      145 中海延慶樓院子(側面)
      146 中海福昌殿正門
      147 中海純一齋
      148 中?;▓@廊子
      148 中海風亭月榭
      149 中海風亭
      150 中海風亭左面河及兩邊廊子
      151 中海卍字廊
      151 中海卍字廊(另一個側面)
      152 中海愛翠樓
      153 中海北岸(大概)
      154 中海南岸(大概)
      155 中海水云榭
      156 中海萬善殿主殿
      157 中海萬善殿院內側面
      158 中海萬善殿后面
      159 中海萬善殿大門
      160 中海紫光閣
      161 中海紫光閣及其漢白玉臺基
      161 中海紫光閣內室
      162 金鰲玉 橋
      163 金鰲玉 橋前三座門
      164 從西面看團城及其前面牌樓
      165 北海南面(大概)
      166 團城乾光右門
      167 團城臺上老龍樹
      168 團城承光殿
      169 承光殿內白石佛
      170 團城亭前老樹
      171 團城內敬躋殿
      172 承光殿前大玉碗
      173 團城臺上亭前山字石
      174 堆云積翠橋
      175 瓊華島及白塔
      176 永安寺前面堆云坊
      176 永安寺前紫照坊
      177 永安寺內引勝亭
      178 永安寺大門
      179 永安寺內法輪殿
      180 白塔前面普安殿
      181 白塔東面般若香臺
      182 白塔前面善因殿
      183 善因殿側面
      184 慶霄樓正面
      184 慶霄樓側面
      185 慶霄樓前面悅心殿
      186 琳光殿及甘露殿
      187 三希堂門
      187 倚晴樓
      188 湖天浮玉門外游廊
      188 湖天浮玉遠帆樓
      189 湖天浮玉前戲園門
      190 北海全景(大概)
      191 晴欄花韻堂前戲臺
      192 分涼閣
      193 見春亭
      194 延南薰亭
      195 小崑邱
      196 漪瀾堂一部
      197 瓊島春陰碑
      198 承露盤
      199 五龍亭
      200 五龍亭之一
      201 小西天前面須彌春牌樓
      202 小西天內萬佛樓
      203 小西天大門
      204 華嚴清界
      205 大西天正廳
      205 大西天正面及前面牌樓
      206 大西天內極樂世界
      207 北海北端西太后住宅內院(大概)
      207 西太后花園內枕巒廊
      208 疊翠樓
      208 西太后花園內沁泉廊及北垂亭
      209 西太后花園內庵畫軒
      210 先蠶堂前面大門
      211 親蠶門(遠景)
      212 親蠶門(近景)
      213 親蠶殿
      214 親蠶殿內部
      215 北海內石橋
      215 北海九龍碑
      第四卷 夏宮
      218 圓明園古橋
      219 圓明園內日晷舊臺
      220 圓明園內西洋樓閣舊基
      221 圓明園西洋樓全景
      222 圓明園海晏堂(古時)
      223 圓明園海晏堂(現在)
      224 圓明園海晏堂南面(古時)
      225 圓明園海晏堂南面(現在)
      226 圓明園蓄水樓(古時)
      227 圓明園蓄水樓(現在)
      228 圓明園方外觀(古時)
      229 圓明園方外觀(現在)
      230 圓明園養雀樓(古時)
      231 圓明園養雀樓(現在)
      232 圓明園大水法(古時)
      233 圓明園大水法(現在)
      234 圓明園遠瀛觀(古時)
      235 圓明園遠瀛觀(現在)
      236 圓明園觀水法(古時)
      237 圓明園觀水法(現在)
      238 頤和園萬壽山和昆明湖
      239 萬壽山排云閣與佛香閣
      240 萬壽山佛香閣
      241 萬壽山通廊外面
      242 萬壽山通廊內部
      243 在萬壽山游廊內所看之景
      243 萬壽山花園內白石橋
      244 萬壽山仁壽殿
      245 萬壽山玉蘭堂
      246 萬壽山昆明湖前岸牌樓
      246 萬壽山石舫
      247 萬壽山嚴清堂碌
      247 萬壽山船塢
      248 玉泉山
      249 玉泉山頂玉峰塔
      250 玉泉山內老墻形狀
      251 玉泉山內白石塔
      252 玉泉山內琉璃塔
      253 玉泉山內大磚塔
      254 玉泉山琉璃磚廟
      255 玉泉山內喇嘛佛
      256 香山靜宜園
      257 靜宜園內銅獅子(一)
      258 靜宜園內銅獅子(二)
      259 靜宜園內老樹及小山石
      260 靜宜園內老松樹(一)
      261 靜宜園內老松樹(二)
      262 香山內大磚塔
      263 香山上面道路
      264 香山前面石階
      265 從香山門內向外觀望之景色
      266 香山琉璃牌樓
      267 香山琉璃牌樓前面的老松樹
      268 香山女子學校
      269 禮王府大門
      269 禮王府大門內部
      270 禮王府內蘭亭書室
      270 禮王府內清音齋
      271 禮王府銀安殿側面
      272 鄭王府銀安殿
      272 鄭王府神殿
      273 鄭王府神殿內廳
      274 鄭王府銀安殿內廳
      275 鄭王府來聲閣
      275 鄭王府為善*樂堂
      276 鄭王府凈真亭
      277 鄭王府跨虹亭
      278 鄭王府西仙樓
      279 鄭王府天春堂
      280 鄭王府望日門
      281 七爺府花園內亭(前立者是小太子)
      281 七爺府花園游廊及小太子
      282 海淀禮親王院
      283 海淀禮親王院內大殿
      284 海淀禮親王院內花石山
      284 海淀禮親王院內水亭
      285 海淀僧王院前院
      286 海淀僧王院廊子
      287 海淀僧王院亭子
      第五卷 皇城平面圖
      290 紫禁城、煤山和三海宮殿一部分的平面圖
      291 北京皇城平面圖
      292 紫禁城南面部分和它前面部分的平面圖
      293 紫禁城收歸國有部分的平面圖
      294 三大殿及其周圍建筑的平面圖
      295 紫禁城中軸線上建筑的平面圖
      296 太和殿平面圖
      297 中和殿平面圖
      298 保和殿平面圖
      299 乾清門平面圖
      300 乾清門回廊明細圖
      301 乾清門屋頂結構明細圖
      302 乾清宮平面圖
      303 交泰殿平面圖
      下冊
      305 原序 二
      第六卷 北京的城墻和城門
      308 中國北方城墻城市概述
      314 北京舊址古城
      322 北京內城墻垣
      330 北京內城墻垣內側壁
      351 北京內城墻垣外側壁
      358 北京外城墻垣
      367 北京內城城門
      399 北京外城城門
      第七卷 附錄
      426 永定門西側城門與護城河側景
      427 永定門護城河橋上的交通及城外店鋪
      428 永定門箭樓北面(從城內看箭樓)
      429 永定門城樓(城內看門樓)
      430 永定門全景(兩座城樓及甕城前景)
      431 左安門箭樓與護城河
      432 左安門箭樓側景
      433 左安門馬道殘垣(1922 年 9 月)
      434 左安門箭樓北面(城內與內門)
      435 右安門有椿樹的城樓
      436 右安門門外護城河上的蘆葦和兒童
      437 右安門門外石橋及垂柳
      438 右安門箭樓與護城河
      439 右安門箭樓南面冬天的駝隊
      440 右安門城內與箭樓
      441 右安門城內與城樓
      442 彰義門(廣安門)箭樓
      443 彰義門(廣安門)城內與城樓
      444 彰義門(廣安門)城樓側景
      445 彰義門(廣安門)部分甕城與城樓
      446 彰義門(廣安門)城樓與甕城側景
      447 沙窩門(廣渠門)門外的送葬隊列
      448 沙窩門(廣渠門)甕城內景
      449 沙窩門(廣渠門)城樓
      449 沙窩門(廣渠門)甕城與兩座城樓側景
      450 東便門城外東河斷流處
      450 東便門城外正在休息的驢和牛
      451 東便門城外的駱駝
      451 東便門城外的橋
      452 東便門箭樓門洞
      453 東便門城樓
      454 西便門門外樹蔭遮蔽的街道
      455 西便門駝隊穿過外門道
      456 西便門甕城內的槐樹
      457 西便門甕城內的老槐樹
      458 西便門城樓
      459 西便門通向城門的街道
      460 德勝門箭樓側景
      461 德勝門甕城內的真武廟
      462 德勝門甕城中真武廟照壁前的流動理發匠
      463 德勝門甕城前的老椿樹
      464 德勝門箭樓南面內門道
      465 德勝門箭樓及甕城殘垣
      466 安定門甕城中的真武廟
      467 安定門部分修復的甕城城墻
      468 安定門箭樓南面甕城中的真武廟
      469 安定門箭樓與護城河
      470 安定門城樓與部分前甕城
      471 前門新橋和主街道(從箭樓南望外城)
      471 前門關帝廟中的朝拜者
      472 前門甕城內關帝廟大門
      473 前門內門道
      474 前門城樓南面
      475 順治門(宣武門)箭樓上廢棄的舊炮
      475 順治門(宣武門)穿城的街道
      476 順治門(宣武門)城樓及城中心
      477 順治門(宣武門)重修復的城樓
      478 哈達門(崇文門)城樓
      479 哈達門(崇文門)城樓西面側景
      480 哈達門(崇文門)城樓背面
      481 東直門外護城河上的白鴨子
      481 東直門箭樓西側與甕城臺階
      482 東直門箭樓與護城河
      483 東直門城樓南面側景
      484 東直門內門道
      485 東直門城樓前景
      486 東直門南面
      486 東直門外護城河
      487 齊化門(朝陽門)城樓西面
      488 齊化門(朝陽門)城樓側景
      488 西直門門外街道兩側
      489 西直門甕城閘樓和城外店鋪
      490 西直門外門道
      491 西直門箭樓背面及寺廟庭院
      492 西直門城樓及甕城內寺廟
      493 西直門城樓側景
      494 西直門城門南面全貌
      495 平則門(阜成門)箭樓與甕城
      495 平則門(阜成門)箭樓
      496 平則門(阜成門)箭樓南面側景
      497 平則門(阜成門)城樓北端
      498 平則門(阜成門)城樓西面
      499 平則門(阜成門)箭樓與城樓
      500 東便門外城墻
      501 東便門舊街道上的送葬隊列
      501 東便門附近橋梁和水閘
      502 外城墻西南角上的城樓
      503 外城墻東北角
      503 外城墻東側外景
      504 從彰義門(廣安門)外堡上看外城墻
      505 外城墻南側內部
      506 外城墻東側內部
      507 外城墻東側內部衰敗的部分
      508 西南角樓
      509 東南角樓
      510 外城墻西北角
      511 西城墻正在坍塌的部分磚層
      512 內城東南角上的城樓
      512 東南角上的城樓與內外城交會處
      513 西城墻南端
      007
      514 從平則門(阜成門)看主城墻外景
      514 平則門(阜成門)南側分三部分修復的馬道
      515 西城墻南部外景
      515 西直門附近西城墻內側
      516 北城墻的水道(積水潭)
      517 德勝門以西北城墻外景
      517 北城墻內側新舊部分混雜
      518 北城墻邊休息的駱駝
      519 北城墻邊吃草的羊
      520 齊化門(朝陽門)和東直門間長長的馬道
      521 東城墻上的一個深洞
      522 東直門東城墻
      523 東城墻新舊程度不同的部分
      523 東城墻保存完好的部分
      524 觀象臺附近的東城墻
      525 西南角附近部分修復的南城墻
      525 順治門(宣武門)和前門間的南城墻外景
      526 前門和順治門(宣武門)間的南城墻
      527 北城墻中的舊墻
      528 外城墻西南角外景
      529 西安府鼓樓
      529 西安府城墻與西門
      530 山東濰縣石牌樓
      531 北京外城中的街道
      531 青州府老商業街
      532 西安府城墻西南角
      533 青州府北側城墻
      展開全部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節選

      紫禁城
        北京的宮城(紫禁城)是一座幾乎呈正方形的城池,從北至南長約一公里多一點,從東到西長 786 米。它被一條寬闊的護城壕和七米多高的宮墻圍住。宮城、宮殿和小巷的外墻都被涂成了紅色或粉紅色,但這并非是把它稱作紫禁城的原因。按照微席葉先生的解釋,“紫禁城”這個名稱中的“紫”是來自對北極星的文學引喻?;蕦m被認為是整個世俗世界所圍繞的中心,正如北極星是整個天體星空的中心那樣。北極星在中文中的古稱為“紫微星”,據說秦、漢時期的皇帝們所建造的各種古代宮殿,都是按照北極星與北斗七星的位置來設計和建造的。
        紫禁城的外墻有四個城門,每個城門都有三個門洞和一個城樓。兩個主要的城門位于南墻和北墻的中部,分別形成紫禁城中軸線的兩端;而東墻和西墻的兩個城門則要離南墻的城角更近一些,以便使人們在進入上朝和舉行典禮的三大殿(它們全都位于紫禁城的南部)時更加方便一些。紫禁城的四個城角都建有雕梁畫棟的角樓,它們翹角的屋頂倒映在平靜的護城壕水面上。
        紫禁城的朝向,與中國幾乎所有的重要建筑那樣,是以南北為中軸線的,其主要建筑的正面和所有宮殿的大門都是朝南的。按照這一朝向和規劃,紫禁城被分為三段,中段*為重要,因為它包括了舉行典禮和主持朝政的三大殿。中段的四周有相當高的宮墻,墻內還有開放性的走廊,并進一步分為南部的外朝和北部的內朝,而內朝又以橫穿的宮墻分割為更小的庭院。中軸線在紫禁城外繼續往南延伸,穿過一個用墻圍住的長庭院或走廊,直達作為皇城(即圍繞宮城而建的廟宇和衙門)南大門的天安門。以前這一中軸線還有另外一個延伸部分,后者將天安門與北京城的南大門(即前門)連接起來。過去只有皇帝才能夠從前門這個城市的正門進出,但在*近幾年,這種情況有了重大的改變。前門外的空間被清理了出來,而前門本身也得到了修整,具體的修整方式請參見我的另一本書——《北京的城墻和城門》。
        宮城中段的東面和西面部分被南北走向的小巷分割成眾多的小庭院和一排排的宮苑。這些宮苑大小不一,因其用途和重要性而定。*大的宮苑里有大樹和花園,而其他的宮苑則被分為一進進帶有寺廟和祠堂的庭院,或是內廷的辦公場所、檔案館、倉庫、戲院,以及皇帝、皇后和皇族其他成員們的寢宮,或眾多侍臣、宦官和各類太監、宮女的住宅。幾乎無法說清楚所有這些建筑的確切用途,尤其是因為它們位于宮城內外人無法涉足的部分,并且從未被完整而詳細地標注出來,其中的一些將會在下面提及。當我訪問宮城內廷時,有機會對位于西北部皇帝寢宮周邊的許多庭院和一些寺廟和花園進行了仔細的觀察,但是對于東北部過去由皇妃居住的部分則所知甚少。
        外廷的三大殿現在已經對公眾開放,但一般來說,來訪者不能夠從南面的午門進入紫禁城,而要走西華門和東華門。天安門的五個門洞跟清代那樣,平時也是關閉的。然而觀察宮城的*佳角度仍然是從天安門和午門進入紫禁城,因為按照邏輯思維,宮城的整個規劃就是讓人從南面來瞻仰皇宮的。在天安門的外面有兩個用漢白玉雕琢的石柱,柱子上裝飾著盤龍穿云的浮雕,石柱的頂部還有兩只頗似云朵的翅膀。它們被稱作華表,據說是用來引導皇帝所走的路徑,或者是皇帝賢德的象征。
        從天安門到午門那一段長長的空地過去有時被用來檢閱軍隊,它被另一座名為“端門”的高大城樓分割為兩半。從端門到午門的這個庭院可以從兩邊的闕右門和闕左門進入,那些到午門側翼的清廷內侍部門來辦事的人可以從這兩個門進來。在這個庭院的東面和西面分別是不對普通人開放的太廟和社稷廟。午門是宮城中*大的城門,它包括位于中間的墩臺和門樓,以及左右兩側的闕亭。它們被稱作五鳳樓,似乎是指漢朝和唐朝的皇帝們在長安皇宮門樓及兩側塔樓頂部安裝的鳳鳥(一種有羽冠的雉雞,通常被錯誤地稱作鳳凰)。
        午門的設計規劃是一個開放型的長方形建筑群,它兩翼的闕亭向南突出,其四個終端形成一種棱堡,在那上面又蓋了重檐攢尖的方亭。方亭下面的廊廡將這些亭子連接在一起,也把它們跟中間的門樓大堂連在了一起。門樓分為兩層,面寬九間,其北面的整個外觀長約126 米;兩翼闕亭的全長約為 92 米。三個巨大的拱門穿越了下寬上窄的午門城墻,其底部厚達 34 米。這種結構給人以壯觀和堅實的印象。午門是宮城里*像堡壘和*具有紀念碑性質的建筑。
        午門大型中央門樓的內部是一個開放式的大堂,分為一個中殿和兩個側廊,前者有花格鑲板的天花板,后者則有開放式的屋頂。墻壁是磚砌的,外面涂了灰泥,粗大的柱子有一層厚厚的漆保護,并且被涂成了鮮亮的朱紅色。屋頂上鋪設了黃色的琉璃瓦,屋脊的兩端裝飾著鴟吻(一種形似貓頭鷹的裝飾品),在上屋檐的岔脊上還有鎮瓦獸鬼龍子(一種既像鬼又像龍的神獸)。下屋檐的屋脊一直延伸到支撐上屋檐的支柱處,下屋檐遵循上屋檐的建筑原則,就連岔脊的曲線也是一樣的,但沒有任何山墻,屋檐的四個岔脊上也都飾有鎮瓦獸鬼龍子。
        從中央大堂伸展到兩翼闕亭的廊廡里裝有一口大鐘和一套鑼鼓?;实鄞┻^午門的時候,大鐘就會被敲響;假如他是去太廟獻祭,鑼鼓也會齊鳴。當滿朝大臣齊聚紫禁城舉行某些大典的時候,鐘鼓也會被同時敲響。午門的前面,與其他城門和大殿前一樣,設有一個日晷和一個嘉量,它們象征著皇帝具有太陽般識別永恒規律的天賦和公正衡量每個人才華高下的能力。
        據《大清會典事例》記載,午門是“順治四年(1647 年)皇帝下敕令重建的”,但在同一本書的另一章中又記載,午門是在嘉慶六年(1801 年)重建的。 ① 這后一個“重建”也許并不像前者那么徹底;這個紀念碑式午門的基本部分可被視作在清代初年建造的,它跟建于明代的宮城正門應該是十分相似的。
        從午門的墩臺上,人們可以對宮城的前朝一覽無余,后者向北展延 600 米,直至乾清門。貫穿前廷太和門以南的那個庭院及北面門廊的金水河自東往西形成一條曲線。河上雄跨五座漢白玉橋,橋上的白石欄桿雕有龍云紋望柱。它們象征著中國哲學中的五德和五常。一條用漢白玉鋪設起來的筆直道路從中間的那座御橋上穿過,通向太和門。太和門前有一對巨大的銅獅子守衛,還有兩個漢白玉的雕塑,一個是按放大尺寸復制的存放給皇帝奏折的稟帖盒,另一個是復制的存放皇帝玉璽的石印盒。跟其他所有的中院大門一樣,太和門只為天子一人而開,其他在太和門前候朝的文武百官只能夠走邊門,文官走東面的昭德門,武官則走西面的貞度門。
        太和門建在被雕有龍云紋望柱的漢白玉石欄所圍住的漢白玉基座上。有三個階梯通往漢白玉基座之上,中間那個階梯的中央絕大部分都覆蓋了一層刻有精美龍鳳和祥云浮雕的斜坡。這是專供皇帝上朝的階梯,皇帝坐的轎子就是從那個斜坡上被抬上去的,而他的隨從則只能走邊上兩個階梯的 28 個臺階。所謂“門”,主要是指一個開放式的大廳,進深三間,面寬九間,大廳的背面是封閉的,只有幾扇門可供通行。太和門正面長度為 50 米,門下整個基座的長度為 55 米。高大的柱子撐起了重檐廡殿頂,屋檐的翹角顯得又高又遠。這一建筑的莊重感主要有賴于它的美觀的結構、漢白玉基座、開放性設計及升騰在開放性柱廊之上的大屋頂。
        太和門在明代被稱作皇極門。按照《大清會典事例》的說法,它是在順治二年(1645 年)改名為太和門的,并且在光緒十三至十六年間(1887—1890 年)慈禧太后任上進行過重建。重建一定是在嚴格按照此前建制的情況下進行的,因為《順天府志》中對它的描寫完全符合它目前的結構:
        太和殿有十根柱子和三個大門;它的前后均有三出陛的階梯,在漢白玉基座的左右兩邊也各有一個階梯。太和門的重檐很高,而且門前門后都有漢白玉的欄桿圍住。門前還有兩只銅獅子和四口古老的銅鼎。
        太和門的主體結構跟午門相同。大堂內廳可分為兩個大的中殿和兩個側廊。有一堵墻把北面的那個中殿跟大堂的其他部分隔開,但墻上有三個大門。大堂的南面是完全敞開的,因此透過兩排柱子,可以看到整個庭園的全景圖。
        從太和門到太和殿的距離是 180 米,但由于庭院過于空曠和兩邊低矮的廊廡過于單調一致,所以看起來似乎距離要更遠一些。太和殿是三大殿中的**個大殿,建在一個被稱作“龍墀”,并有三層階梯的漢白玉臺基上。這個臺基的設計就像是一個無頭的雙十字架,整個建筑的輪廓在這大殿的前后形成了一系列的直角。由于這三層臺基均被雕有精美云龍云鳳花紋的漢白玉望柱的石欄桿所圍住,所以整體效果顯得十分富麗堂皇。通往臺基之上的三陛階梯與我們在太和門前所見過的三陛階梯十分相似,但是太和殿前的階梯要寬闊許多,而且是隨著臺基的上升階梯分成三段,給人以高不勝攀的感覺。中間那個階梯的中央部分被做成了一個刻有精美蟠龍翻騰于流云和海浪之上的巨型浮雕的龍陛;左右兩邊的階梯上也裝飾有代表各種神獸的浮雕圖案;前后三陛階梯之間還放置了 18 口大型銅鼎,以代表唐代之前的各個朝代皇宮里都有的著名九鼎。在臺基的丹陛上,人們可以看到兩只大銅鶴和兩只銅龜,這些動物經常被當作長壽的象征。再往后,在大殿的兩邊,有四個巨大的鎏金銅碗,據說只要在碗內倒上油和放上浮動的燈芯,便可以將它們當油燈使用。太和殿在明代時被稱作“皇極殿”,而且按照《順天府志》的說法,它是在天啟七年(1627年)建造的?!疤偷睢边@個名稱是在順治二年(1645 年)才起的,似乎這個大殿也是在這同一時期進行重修的。另一次是康熙八年(1669 年)下令重修的,但按照《大清會典事例》中的說法,直到康熙三十四至三十七年(1695—1698 年),這一重修工程才得以完成。乾隆三十年曾經又翻修過一次;袁世凱出任大總統任內,大殿的一部分又重新彩繪了一遍。
        太和殿是在中國新年、冬至和萬壽節舉行大典的地方,大殿里仍然保留著置于高臺上的皇帝寶座,有三陛階梯通向上述寶座。大殿里還有各種裝飾性的大家具,如花瓶、香爐、青銅制和景泰藍的祭器、華麗的烏木屏風、雕刻精美的紅木櫥柜和椅子。然而這個大殿平時很少被使用,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例如 1918 年慶祝一戰?;?,才會被啟用。把它改造成中國資政院會議大廳的計劃幸虧迄今仍未被執行。太和殿的內廳面積為 1500 平方米,長 50 米,寬 30 米。內廳的兩邊已經除去了三排柱子,每排八根柱子,大殿的后面部分被墻壁所隔開,而*前面的側廊也被設計成了開放性的門廊。整個大殿的設計是長 64米,寬 35 米,中間是一個寬闊的中殿,兩邊是逐漸變窄的側廊,兩面的面寬都是 11 間,正如前面的門廊所示,因為它占據了整個大殿的長度。門欄中央開間的寬度為 8 米,其他10 個開間的寬度均為 5.5 米;將*邊上兩排柱子也包裹在內的墻壁厚度約為 1 米。
        中和殿位于太和殿與保和殿的正中間,它的“龍墀”要比太和殿的狹窄一些。這是一座單層四角形的建筑,它的每一邊都被五開間的廊柱所環繞,上面則是一個類似于金字塔的單檐四角攢尖屋頂。中和殿的每一邊長 16 米,其臺基的每一邊長 24.5 米。內殿的四根大柱子用于支撐屋頂,并將內殿分為三個開間。中央開間有一個低臺,上設皇帝的寶座及作為其背景的一副裝飾性屏風。天花板上有花格鑲板的藻井。中央開間兩面都開著門,朝南的在正面,邊上的兩個開間也可以打開。過去皇帝在去太和殿參加大典之前,總是要先來這個殿休息的,皇帝在太廟祭祖時所念的上諭也是在這兒準備的。每年總有一次,皇帝會來這兒檢查農具和這一年要種植的新種子。
        ……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相關資料

      作者對于考察北京城墻與城門所付出的辛勤勞動,這在我們自己的專家中恐怕也是很少見的。而他自己從實地考察中所激發出來的一種真摯的感情,在字里行間也就充分地流露出來。他高度評價這組歷史紀念物,同時也為它的年久失修而傷心。在考察中,他的觀察細致、記載不厭其煩,這是十分可貴的。
      ——中國城市史研究泰斗 侯仁之先生
      這些作品不僅向世界介紹了古老的中國藝術成就,而且對中國文明某些側面進行了開創性研究,尤其是對北京城墻、城門、皇宮、園林的研究,至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記錄并留下了重要的歷史信息。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馬勇
      *令喜仁龍醉心的似乎仍然是北京的城墻和城門。因為他認為它們集中體現了中國建筑的風格和特點。他寫下的有關北京城墻和城門的這本書,堪稱該研究領域*的權威著作。相形之下,梁思成、侯仁之等一些中國*的學者只能望其項背,算是他的后生晚輩。
      ——編譯者 浙江大學教授 沈弘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老北京皇城寫真全圖-(全二冊) 作者簡介

      喜仁龍(Osvald Siren,1879—1966):20世紀西方極為重要的中國美術史專家、首屆查爾斯•蘭•弗利爾獎章獲得者。曾任職瑞典斯德歌爾摩國家博物館,后為斯德歌爾摩大學美術史教授。1916年起,相繼赴美國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和日本名校講學。1920年起6次來華,并深深愛上了東方藝術。對中國古代建筑、雕塑、繪畫藝術研究極深,代表作有《北京的城墻和城門》(1924)、《中國雕塑》(1925)、《中國北京皇城寫真全圖》(1926)、《中國早期藝術史》(1929)、《中國園林》(1949)等。

      沈弘:浙江大學外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從上個世紀90年代起遍訪哈佛、芝加哥、倫敦等地圖書館,搜集了大量國內難得一見的珍貴記錄。目前承擔教育部重點攻關項目“外國收藏16—20世紀來華傳教士檔案整理與研究”。著有《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倫敦新聞畫報記錄的晚清1842—1873》 《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倫敦新聞畫報記錄的民國1926—1949》 《西洋鏡:1907,北京—巴黎汽車拉力賽》等。

      聶書江: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畢業,現任教于中國政法大學光明新聞傳播學院,研究方向為傳播學、跨文化傳播。

      商品評論(24條)
      • 主題:

        書很新包裝得很好,內容很珍貴,許多照片第一次看到。

        2021/2/20 19:33:04
        讀者:wdh***(購買過本書)
      • 主題:

        這套書太好了,很多已經消失的景象

        2021/2/9 14:25:01
        讀者:hbk***(購買過本書)
      • 主題:

        一直很想看的一本書,歷史就應該多了解。中國圖書網買書太太劃算了,質量也很好

        2021/1/24 15:41:06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老北京皇城圖

        厚厚兩冊大開本,黑白圖片很清晰。

        2021/1/23 10:18:36
        讀者:112***(購買過本書)
      • 主題:

        非常齊全的老北京皇城圖片集,上下兩大本,活動價50多入手,內容與性價比都不錯

        2021/1/19 9:43:00
        讀者:srf***(購買過本書)
      • 主題:

        滿滿的都是記憶

        2021/1/15 15:41:43
        讀者:******(購買過本書)
      • 主題:

        圖文皆很精致,雖然是老照片,但印制出來仍然很有神韻。值得擁有。

        2021/1/12 21:49:51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挺好的一本資料書

        1921年,喜仁龍得到民國總統特許,考察了民國政府駐地中南海、北京的城墻與城門,并在溥儀的陪同下,進入故宮實地勘察和攝影。本書正是這次考察的精華集錦。 全書分為上下兩冊。上冊原名《中國北京皇城寫真全圖》,首版于1926年。收錄了14幅建筑繪圖,300余張照片。全面展現了紫禁城的城門、角樓、殿宇等建筑的結構與裝飾特點,如實記錄下了中南海、北海、圓明園等皇家園林的原貌。 下冊原名《北京的城墻和城門》,首版于1924年。收錄了十余萬字工程勘察記錄,50余幅測繪圖,詳細考證了北京城墻和城門的建筑構造和歷史變遷,并附有130余幅極具藝術性和視覺震撼力的照片。這是現存記錄老北京城墻和城門*翔實可靠的文獻,更是后世學者無法超越的*之作。

        2021/1/12 9:18:07
      • 主題:真棒,真好,太值了

        紙質好,內容好,手感好,觀感好,捧讀有十足的滿足感,而且真的有收藏意義

        2021/1/9 10:17:20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墻裂推薦購買

        哎買九vans了亞 這么便宜還有誰

        2020/11/4 20:40:21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甘肃快3平台